回不去的曾经、徐州人的记忆,在这些老照片里

时间:2020-09-10 05:04       来源: 未知




彭城晚报去年刊登过一组徐州的老照片,拍摄于1937年至1945年之间,徐州(含老八县)内容的照片拍摄地与铁路、运河沿线有关,陇海线上东至新沂牛山镇西至砀山,津浦线上北至利国南至三堡,斑驳老照片上的昔日徐州城乡,生活在今天的绝大多数徐州人都没有见过,回望过去、对比当下,会更加珍惜眼前的和谐幸福美好生活。




当年的徐州究竟啥样子?

不多说,看照片。



1.gif






1938年11月,徐州利济桥附近打鱼




2.jpg


利济桥就是现在建国东路上的黄河桥,那时候的故黄河看上去没有现在这么宽、这么深,紧挨着河边还住着人家。河面上七八艘小船正在撒网捕鱼,岸边是瞧热闹的孩子们。




1939年4月,徐州二马路



3.jpg


二马路这个名字已经很陌生了,有个说法就是现在的建国东路,还有个说法是淮海路和青年路之间曾经的一条东西路。顺道说一下大马路,就是现在铜牛旁边过黄河桥的东西路;还有三马路,就是青年路在黄河桥、复兴路之间的这一小段。照片上的二马路两旁店铺林立、人流穿梭,还挺热闹。




1939年8月,民家展望 五省通衢牌楼




4.jpg


画面左上角的五省通衢牌楼位置位于现在的1818美食广场附近,不是现在牌楼所在的故黄河边。从照片前景鳞次栉比的民房院落来看,这一带的人气很旺。那些年,这些四合院里的故事已经远去了。



1939年8月,云龙山  孝义贞洁坊

5.jpg


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应该在现在云龙山北大门附近的山坡上。那时候山坡上的孝义贞洁坊连成了一排,造型不同,很是壮观。由于城内没有什么高大建筑,站在山坡上向北可以看到很远,照片远景上的山头应该是九里山吧。



1939年11月,戏马台 户部山全景


6.jpg


户部山上的古民居很有特色,只是和现在的明清建筑群找不到对比的参考。另外,那时候的户部山下怎么还有这么一大片水塘?民俗专家李世明老师说:有,就在户部山的东南老盐店附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收藏着这片水塘的记忆。



1940年2月,旧黄河上木桥


7.jpg


冰冻的河面上,一座拱形的简易木桥,这可能是河两岸居民往来的便捷近道。木桥地点在哪,目前尚不清楚,推测可能是大马路上的故黄河桥。照片中,两个身着大衣的伪警扛着枪在设卡,而过往的居民衣着明显简陋了很多。



1940年3月,徐州铁路办事处


8.jpg


石头墙、大铁门、砖墙房……这个徐州铁路办事处在哪里?或许就是现在复兴南路徐州铁路分局的位置吧。没有凭据,那就姑且这么一说。



1940年11月,城隍庙和孩子


9.jpg


徐州城隍庙在青年路老市公安局的位置,那段青年路当初的名字就叫城隍庙街,后来叫公安街,再后来才有了青年路的名称。城隍庙里供奉的是汉初名将纪信,每年这里的几次庙会是城里最热闹的地方。



1939年8月,大同街



10.jpg


看到画面远端的钟楼吗?这个地标建筑到现在也几乎没有变化。侵华日军曾把这里轰炸炸成了废墟,照片上街道两边的房屋已经重建,却难掩悲凉和萧条。如今,这里还是市中心的繁华所在、商业宝地。


1941年7月,徐州黄河堤防


11.jpg


照片中的故黄河大堤究竟是哪一段,仅凭画面左侧山头参照还不好判断,倒是当年故黄河大堤的破败样子,满满的凄凉。如今,市区的故黄河两岸亭廊轩榭错落有致,现代建筑鳞次栉比。沿河漫步,碧波荡漾、大树成荫、繁花似锦,已成为一条花团锦簇的绿色生态走廊。



快哉亭公园荷花池



12.jpg


“贤者之乐,快哉此风……”苏轼《快哉此风赋》中的佳句成为快哉亭公园名字的由来,这个闹市区中安静优美的景点,是徐州人家喻户晓的休闲去处。照片上荷叶茂盛、绿柳成荫,拍摄时间应在夏天。画面左侧远处的建筑,据说还完好地保留在现在的彭城大院内。



1939年4月,魁星楼


13.jpg


魁星楼也叫奎楼,是民间信仰中主宰文章兴衰的神,在儒士学子心目中,魁星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为文人崇祀之神。根据民俗、文史专家李世明先生的研究,徐州曾有两处魁星楼。一处建在昔日快哉亭古城墙的角上,为徐州古城的五楼之一;另一处魁星楼应该和古代徐州文庙学宫(二中院内)有关,是文庙的配套建筑,在文庙东侧附近。照片上的魁星楼,为两层重檐四面八柱建筑,周围有池塘,应是后者。



镇河铁牛


14.jpg


照片上的镇河铁牛,和现在黄楼西侧故黄河边的不是同一头,过去的镇河铁牛位置在徐州城北门武宁门外、老牌楼附近的墙基上。铁牛长两米、高1米,头向西北、尾向东南,头翘双角,俯卧台上,直视黄河。铸铁牛镇洪水,作为吉祥物加以供奉,这是徐州人希望根治水患和饱受水患的见证,也说明徐州人对农家耕牛的偏爱,以及对牛的那种“夜卧早起,躬耕力作,不怀私利,尽职尽责”习性的崇敬,表达了徐州人对大自然,天、地、人和谐相处的朴素愿望。


五省通衢牌楼



15.jpg


五省通衢牌楼最早建于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为庆祝一场治水的胜利,由督河使黎世序倡建,在临河一侧书有牌匾“大河前横”。光绪九年(1883年),徐州道尹赵椿平重建,又在南侧书写“五省通衢”。1964年因年久失修有倒塌危险被拆除,1987年在原址附近重建。牌楼见证着徐州历史上的水患和重要交通要地,如今,牌楼是位于黄楼公园内的地标性建筑,成为市民休闲的好去处。



大同街 钟鼓楼


16.jpg


钟鼓楼建于1931年,位于大同街东段。有别于中国传统的木构建筑,钟鼓楼是一座砖混混合结构的五层方塔形建筑。楼高约20米,是当时徐州最高的建筑,修建此楼本是为了报火警,所以又称“望火楼”。在侵华日军关于徐州的照片中,钟鼓楼是出现次数非常多的地标性建筑。历经近90载,几经战火洗礼,几经修缮,曾经的徐州最高建筑虽然早已经被四周的其它建筑包围、湮没钟鼓楼依然完好地屹立在大同街上,见证着过去的沧桑历史与现在的美丽变迁。


1939年8月,鼓楼


17.jpg


鼓楼似乎是古代城建的标准配置,徐州的鼓楼位于彭城路北段古彭广场的东侧,历史上由于水患、战争,遭遇了屡修屡毁的命运。侵华日军占领徐州前,对徐州的狂轰滥炸对这座建筑损毁严重,照片上的鼓楼遭受重创,已经千疮百孔,破旧不堪,门楼全无,只剩下突兀的框架。到1948年底徐州解放时,鼓楼的上层建筑几乎全部倒塌,出于安全考虑,鼓楼被拆除。



火车站广场


18.jpg


徐州火车站(老火车站)始建于风雨飘摇的清末1909年,伴随着修建津浦铁路而诞生的,那时候称为徐州府站。两股铁道、一座站房、一座芦席大棚候车室,几乎就是车站的全部。后来修建陇海线后,徐州站就成了贯通南北、连接东西换乘的重要交通枢纽了。照片上的站前广场很是简陋,一片面积不算大的坑洼不平的空地就是广场了,远处的子房山上光秃秃的。等客的黄包车、拉货的独轮车,成片、成排地在广场上停放着,一辆卡车可能是广场上最先进的交通工具了。



1940年11月,公明街


19.jpg


彭城路是徐州市中心的一条重要的南北路,虽不算长,但两侧从古至今都是商业宝地。上世纪30年代末,彭城路的一段,被改称公明街。从照片上看,新修的道路挺宽,但行人稀少,难掩侵华日军占领下的萧条。



奎山塔影


20.jpg


奎山塔,坐落在古徐州城东南奎山主峰上。明神宗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徐州人万崇德所建。塔身七层,高约60米,顶树相轮式塔刹。建筑平面正八边形。塔体为砖结构,内部楼梯、楼层为木结构。奎山塔气势雄伟,建筑技艺精巧。塔刹因遭雷击,毁于清末民初。20世纪五六十年代塔体基本完好,只是砖砌的台基零落坍塌,塔体的四周多有开裂,塔身正直,无倾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奎山塔遭拆除。奎山塔影曾是徐州古八景之一,也是很多离开家乡的徐州人心中的故乡标志。


记者:林刚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小南


相关推荐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