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微”语(三) 多是横戈马上行

时间:2020-09-11 07:16       来源: 未知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和战争是古代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两件头等大事。礼器是“祀”的代表,而关乎国家生存兴衰的“戎”事,其物化形式即是兵器。铜戈作为夏商周时期最主要也是最常见的长柄格斗兵器,堪称“三代武库之主宰”。


戈是先秦时期一种主要用于勾、啄的格斗兵器,它受石器时代的石镰、骨镰或陶镰的启发而产生,有横刃前锋,垂直装柄,其内刃用于钩割,外刃可以推杵,而前锋则用来啄击对方,一般长戈用于车战,短戈则用于步兵。盛行于中国商朝至战国时期,是先秦时代主要兵器之一,商代已经有了铜戈 ,甲骨文已见戈字,最早的青铜铸戈头出土于河南省偃师县二里头遗址,距今约3500年。戈的兴起和衰落和商周车战的作战方法是分不开的。商周的每辆战车上有三人,各司其职,中间的一人负责驾马,左边的一人负责射箭,而右边的一人负责格杀,车右使用的兵器就是戈。在两辆相向而行的战车由远驶近,从右相错时,彼此的车右都用戈砍或钩杀对方的车右,这样从车相遇到分开就是一个回合,对于车战非常适合,因为在车战的近战中,具有钩、啄功能的戈比以直刺为主的矛类兵器具有更大的杀伤力,而且能充分利用战车的速度有效地攻击敌人,因此在我国漫长的青铜时代里,戈是使用最广泛的长柄格斗兵器,并且成为最具中华民族特色的兵器。实战中的戈主要有三种攻击动作:一是摏,用戈的上刃攻击敌人;二是啄,用戈的尖峰攻击敌人;三是勾,用戈的下刃攻击敌人。与矛相比戈的攻击面更大,而且容易做出连续的攻击动作,车上的武士用戈来横扫对方的步兵,就不像用矛那样单个去瞄准,效率会很高,普通士兵面对战车上的武士居高临下的长矛,必将陷入被动。另外从戈的制造角度来说,由于戈需要的铜比较少,相对和斧或其它兵器来说,它的成本低,可以装备更多的军队,所以中国大量用戈的原因也在这里。

1.jpg

铜戟

西汉

长33.5厘米

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


汉代以后,随着战车的衰落,戈被铁戟取代。早期的戟实际上是戈和矛的合体,它既有直刃又有横刃,具备直刺和勾刺的双重功能,其杀伤力胜过戈和矛,因此戈作为实战兵器已不在战场上使用,多作仪仗及明器用。在徐州博物馆“金戈铁马”展厅里,就陈列着一件完整的汉代高级仪仗兵器——错金银鸟形龠铜戈,它在2003年出土于徐州翠屏山刘治墓,戈除了木柲腐烂外,其他部分保存完好。戈主体本身没有任何装饰,胡部非常锋利,在穿有木柲的顶端有一精美的错金银鸟形,似鸠,呈卧姿,正在回首梳理羽毛;底部的镦通体饰有错银蟠龙纹和卷云纹,整件器物造型别致,装饰富丽堂皇。西汉时期的临淄齐王墓和巨野昌邑王墓中也都发现有类似回首鸟形装饰的铜戈,应当是当时王室贵族比较流行的礼兵器。

错金银鸟形饰铜戈


西汉

戈长28厘米

宽16.5厘米

徐州翠屏山刘治墓出土


另外关于戈的成语还有很多,如阵前倒戈、反戈一击、金戈铁马等等,均说明武器戈的重要影响及在传统文化中留下的印记。还有戈的名称、形象在处于汉字初创时期也被大量的保存下来,如:战、伐、戮、威等。随着时间的推移,戈作为古老的武器将被人们逐渐淡忘,唯有由戈字构成的文字、成语仍在人们的学习、工作中频繁出现,并将永远流传下去。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