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抗“疫”,创作先行】徐州市文化艺术研

时间:2020-09-26 08:53       来源: 未知

文艺抗“疫”,创作先行


当前,在全国打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阻击战的同时,徐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快速响应,第一时间成立了以文战“疫”的专项创作领导小组,所长杨宏新迅速组织全所创作骨干,及时传达上级机关和徐州文旅局党委关于疫情防控工作指示精神,自觉履行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和担当,把对疫情的关切之情化作创作的力量,用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书写人民、讴歌英雄、振奋精神、鼓舞人心!用有温度的文艺作品凝聚力量,在防“疫”阻击战中展现出新时代徐州文旅人的责任与担当。

截止目前,共创作易演、易唱、易传播的作品45部,这些作品以反映党的坚强领导、全国人民团结奋战、各行各业共克时艰、临危不惧的逆行英雄以及身边的先进典型等为创作素材,展现全市人民抗击疫情的无畏精神和大爱情怀。这45部作品中,包括歌曲(词)6首、戏词15首,曲艺13篇,小戏2部,小品4部,诗歌3首及歌舞剧大剧本1部,主持词1篇,其中有12个作品被江苏省梆子剧院、徐州市歌舞剧院等专业艺术表演院团使用,多部作品在2020年徐州市元宵节特别节目——“众志成城、共同战‘疫’”中播放,引起广泛好评。

本平台将陆续为大家选登分享徐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创作人员创作的“战疫”主题作品。同时,欢迎各类院团合作使用。


戏剧类(二)


1、小戏-看脸

作者  周广伟


时间 夜间

地点 医务室

人物 小护士(20多岁); 老护士(50多岁)


小护士 (探头进,面上妆好像口罩又好像淤伤)请问这里是外伤科吗。

老护士  小护士,你有什么事呀?

小护士  我不舒服。

老护士  不舒服?

小护士  对,我很不舒服。我需要帮助。

老护士  敢是头疼脑热?

小护士  不是。

老护士  敢是腰椎酸痛?

小护士  腰椎还好。

老护士  需要喝水吃药?

小护士  都不用的。

老护士  那我要说你两句啦,你一非头疼脑热,二非腰椎酸痛,给你喝水吃药,你也不用,你是无病呻吟啊。我问你年岁多大了?

小护士  阿姨,我九九年生的。

老护士  九零后,就是娇生惯养啊。

小护士  我真的不舒服。

老护士  哪里不舒服。

小护士  脸不舒服。

老护士  脸?

小护士  对,我的脸勒得慌。

老护士  那你把口罩摘下来啊。

小护士  我已经摘了啊。

老护士  啊?你欺我老眼昏花?这淡淡的蓝色?

小护士 (唱)汗水侵染色已掉。

老护士  这挂耳朵绳?

小护士 (唱)连续勒成痕两道。

老护士  近看来——

小护士 (唱)脸上淤青与伤痕。

老护士  远看去——

小护士 (唱)好像一个大口罩。——阿姨,我进来就已经把口罩脱掉。

老护士  哈哈哈,傻丫头,你是闺门旦变成生净汉啦。这个口罩不能长时间带啊,傻丫头,你怎么不换一个的?

小护士  哎,你不知道!(唱)

医院口罩本不多,

如今加班更紧俏。

护士长有言先说道,

谁用完谁回家睡大觉。

老护士  那你回家睡大觉。

小护士  那可不行!(唱)

我的小伙伴都在把夜熬,

谁睡觉谁心情糟糕。

医生在前与病魔战,

护士班要把战士护好。

共产党把人民领导,

全国人民看医生把病疗,

医生看护士把路铺好,

无奈这不争气的小口罩。

老护士  丫头,坐下!(仔细敷伤其面,唱)

用纱布轻轻擦面潮。

我给你擦点芦荟膏。

芦荟膏帮皮肤快速好,

再给你贴上创可贴一条。

保护我们的小天使,

让天使飞得高又高。

共同战胜这瘟灾,

还闺女一张脸俊俏。

二护士 (同唱)

共同战胜这瘟灾,

抚平这风霜面几多苦恼。

换人民一张张喜上眉梢,

还祖国大面上几多妖娆。

小护士 谢谢你,我的脸不那么疼啦,我接着忙去啦。

老护士 等等。

小护士 怎么?

老护士 戴上口罩,我请示一下,也去投入发热门诊的战斗。(同下)

1.jpg

作者:周广伟

徐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编剧,入选文旅部高级人才培养工程、中国文联青年艺术基金等项目。多部作品《剧本》发表,获曹禺老舍全国五个一等嘉奖。


2、小戏-隔离

作者  张梦雨


时间:二零二零年正月十五夜 武汉新冠病毒肆虐全国

地点:大沙河镇某村村口

人物:  

大壮  丈夫、货车司机  中年

小云  妻子  中年

欢欢  儿子  八、九岁

 

[大壮坐在村口外十几米的桥墩上,借着路灯的光,摆弄着一个酒盒子。

大壮  (唱)

正月十五干瞪眼,

我在村口看月圆。

有家不回虽无奈,

但愿全村都平安。

[欢欢边喊边跑,冲上。

欢欢  爸,爸!

大壮  儿子!

[气喘吁吁继续往大壮跟前跑。

大壮  停!刹车!别过那棵老槐树!

[欢欢急忙停下,因惯性,差点儿摔倒。

[大壮本能的伸手欲扶,见儿子没倒,又往后退了两步。

欢欢 (站定)爸!

大壮 (用手指做“嘘“状,压着声音)儿子,小声点儿!车队的其他几个叔叔大爷都睡了,站岗的李叔也让他歇歇,大十五的你跑出来干什么的?

欢欢  爸,今天十五,回家吧。

大壮  好孩子,爸爸到明天才隔离14天,明天再回家。

欢欢  就差一天,无所谓,我想让你回家给我做花灯。

[小云上,接欢欢的话。

小云  不到一天,还差7个小时就到14天了,回家吧。

大壮  差一个小时也不行,说过隔离14天,差一分差一秒都不实诚,让我怎么面对全村老少。

小云 (灵机一动)哎,要不然这样,这大晚上的,你跟俺娘俩回去吃顿饭,吃完饭再溜回来,神不知鬼不觉。

欢欢  妈,奶奶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小云  你这小兔崽子,跟谁一伙的。你到底想不想跟你爸过十五?

欢欢 (使劲点头)想!想!我都四年没跟爸爸过十五了。

大壮  四年,有那么多年吗?

小云  怎么没有?(唱)

去年你送五保大娘去急诊,

前年高速封路雪纷纷。

三年前邻村去救火,

四年前送走失儿童回家已凌晨。

如今最怕过十五,

年年十五不见人。(气恼)

大壮  媳妇别生气,我明天不就回去了吗?再说,你这几天,天天都来看我,咱不都见着面了嘛。

欢欢  爸,我们想跟你十五晚上吃顿团圆饭。

大壮  饭留着明天吃。

欢欢 (撒娇)不行,就今天吃,今天是正月十五,一年就这一个正月十五。

大壮  明天是正月十六,一年也就这一个正月十六。

欢欢 (一时语塞)呃……妈,老爸太聪明了,我竟无力反驳。

小云 (气)别耍那个嘴皮子,就那几个小时,你较什么真儿,有什么意思。你要是不回,我就不理你了。

大壮  就是,就这几个小时,你跟我较什么真儿。

[指着大壮,被憋的说不出来话。

[把欢欢拉到跟前,对欢欢耳语一番。

欢欢  俺妈说不想理你。她让我问你冷吗?

大壮  村里面给我们送了棉被,在车上睡,不冷。

[小云又对欢欢耳语一番。

欢欢  那你不冷俺走了。

大壮  别,别走,咱再说说话,我冷。

[小云又对欢欢耳语一番。

欢欢  哦,爸,你要是冷的话……

大壮 (期待地看着妻儿,连忙点头)嗯,嗯,我冷,怎样?

欢欢  俺妈说,你冷的话,就冻着吧。

大壮 (无奈地笑)你们就不管我了!

[小云又对欢欢耳语一番。

欢欢  俺妈让我问你饿吗?

大壮  不饿不饿,村里今天给我送了元宵,我吃了好几碗。

[小云拉着欢欢欲走。

大壮  别,别走,咱再说说话,我饿。

[小云又对欢欢耳语一番。

欢欢  哦,爸,你要是饿的话……

大壮 (期待地看着妻儿,连忙点头)嗯,嗯,我饿我饿,怎样?

欢欢  俺妈说,你饿的话,就饿着吧。

大壮 (无奈)嘿,你这娘俩,我冷是错,不冷也是错,饿也不是,不饿也不是,(逗趣)你们可真够狠心的!

小云 (委屈,怒)狠心?谁狠心?(唱)

是谁没事找事自设卡,

是谁拖延十几天不回家?

是谁不与妻儿炕头说句话,

是谁跟旁人将闲呱拉。

是谁拦我儿在槐树下,

是谁不敢上我跟前受盘查,

兴许是做贼心虚将我耍,

我看你是外头摘了小野花。

大壮  野花?谁在外头摘野花了?

欢欢 (一脸严肃地)爸!那句话你不知道吗?

大壮  什么话?

欢欢 (作大人模样,教育大壮)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大壮作抬手欲打状。

欢欢 (往后退,一口气说完)采了也白采!

大壮  去!你小子添什么乱!小云,你听我解释……(唱)

跑货车常年要离家,

不辞辛劳为养家,

近年关千里奔波为回家。

星夜兼程因想家,

多想初一十五都守着家,

心里恋的家,梦里梦的家,

睁眼闭眼都念着的那个家……

是有你的家,有儿的家,

是咱仨口的那个家!

小云  那你还不赶紧跟我回家?

大壮 (唱)

我从浙江往回赶,

见人多、经地杂。

加油站里冲油卡,

服务区里倒过茶。

疫情严峻政策紧,

严守规矩受检查。

都说咱徐州人有情有义不掺假,

岂能因我毁了名声遭人骂。

不怕一万,只把万一怕,

切不能侥幸来躲滑。

我虽没有高文化,

也知不能添乱给国家。

更何况乡亲都拿我当自己的娃,

岂能大意害爹妈。   

小云  我最后再问一遍,今天十五,你跟不跟我回家。

大壮 (背过身去,坚定又无奈)我不回家。

小云  好!(生气,下)

[欢欢追下。

大壮  小云,小云你干什么去?

[小云拎着一个大包袱复上。

大壮  小云,你要去哪?你别冲动,外面疫情正紧,你生气回娘家,也缓缓再走。

[小云闷头往前走。

大壮  小云,别往前走!

小云  我偏向前。(向前一步,唱)

往前一步看清你的脸,

已有数月未相见。

大壮 (唱)

我脸上写满焦急与无奈,

求我妻莫再向前。(后退一步)

小云 (唱)

往前一步看清你的眼,(向前一步)

眼神是疲惫还是厌烦。

大壮 (唱)

我眼里是你的泪光闪闪,

求我妻莫再向前。(后退一步)

小云 (唱)

往前一步看清你的心里面,(向前一步)

心里可与我一样熬煎。

大壮 (唱)

我心里装着万般思念,

求我妻莫再向前。(后退一步)小云,别任性!别超过那棵老槐树!

小云 (停下,看看老槐树,唱)

还记得当年树下初相见,

还记得当年树下定情缘。

云壮 (合唱)

如今树下划界限,

摸不到脸看不清眼,

大壮 (唱)可你还在我心田。

小云 (忍住笑)油嘴滑舌!(把包袱猛地扔过去)

[大壮捡起打开。

大壮 (喜,拿出一件棉衣。)这棉衣……

小云  这棉衣是年前我给你买的。

大壮 (赶紧穿上,从包袱里又拿出几顶帽子)这么多帽子?

小云  你们车队这九个傻帽为了表决心,在村口都剃了光头,不冷么?这是我这几天在家赶着织出来的,明天你分给他们!

大壮 (摸着自己的光头,傻笑)真好,真好,我就知道,你不是个不明事理的拐妮子。唉,穿着暖和了,要是再能吃口饺子就好了!

小云  得寸进尺!

欢欢 (端着大锅,上)饺子来咯!

大壮  哎哎,好好!别动!(使劲往鼻子里扇风)

小云  干什么呢?

大壮  闻味儿啊!又不能把锅扔过来!吃不着,闻闻味就行!

[小云和欢欢相视一笑,背着大壮,捣鼓了一阵。然后,转身,大壮看到欢欢端的锅把上系了个红绸子,红绸的另一端是一朵大红花。

大壮  这是什么?

小云  当年你娶我时,牵着我进家的红绸绳啊!接着!

[小云将红绸带花的那一端,使劲抛向大壮那一边。大壮接住带有红花的那一端。欢欢把红绳另一端的锅放到地上,大壮小心翼翼地边擦泪边往回收红绳,把锅一点点地拽向自己。

 [幕后伴唱:

正月十五月儿圆,

一条红绳暖心间。

纵使相隔千山远,

隔不住情义永相连。

大壮 (想起为欢欢用酒盒做的花灯,从桥墩后拿出来,举起点亮)欢欢!

[母子俩与大壮做出隔空拥抱的姿势。

[幕落。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2.jpg

作者:张梦雨

文学硕士,徐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三级编剧。创作剧本《大锅沿儿》获江苏省戏剧文学奖;剧本《相见欢》入选“2019年江苏省新剧本征选“活动重点关注作品。


3、小品-社区总动员

作者  刘澍


时  间:疫情当前

地  点:和平社区门口

人  物:

老张——休假在家

老袁——休假在家

小羽——社区网格员

[小区门口支起了救灾帐篷,工作人员手拿体温枪、佩戴口罩对进出小区的居民进行身份核实和测量体温。

[老张提着打扫工具及口袋匆匆上。

老张  闲赋在家多少天,也想为大家做贡献,(伸出手)社区、党员、志愿者、网格联络员,我都不是,这心里头堵啊~~愁啊~~太闲,我痛定思痛,咱另辟蹊径为人民服务,咱这次也做个低调的社区热心民众,发扬雷锋精神!(做必胜姿势)  

[老袁提着菜跑步上。

老袁  抓紧时间,时间就是任务,时间就是命令,时间就是……(跑过了老张又退回),呀,老张!(刚靠近又后退几步)保持距离,安全第一!

老张  噫,老袁,太好了,我正在这愁的慌,你这就是天降神兵。

老袁  老张你这是闲的发慌啊,抬手看看表,呦,我这还有十五分钟到点,我可以抽出三分钟安慰安慰你。

老张  到点?你不是也没选上志愿者吗?你忙啥去?

老袁 (摆摆手)老张啊老张,你说你怎么就彪着我呢!你不提还好,一提我还来气,我去竞选志愿者,你也去,这就算了,你非得在竞选书上写:我就是比老袁优秀一点,而已。你这啥意思,你自己选不上还把我给拉下去了!

老张  我只是实事求是,那还是你不够优秀,你看看这社区一招募志愿者,人哗啦啦的响应,真是人山人海、鞭炮齐鸣……

老袁  打住,谣言就都是你这种人传出来的,第一,网络报名避免聚集;这第二吗,咱徐州都禁烟花炮竹多久了,你还瞎说。

老张  我这是夸张的手法。

老袁  不给你废话了,这每天小区只开放这两小时,我赶紧回去了,你这三分钟,算我白舍了,你……!

老张 (拉住袋子)别别别,我有点事给你商量商量。

老袁  去去去,保持距离。啥事你快点说。

老张  (扭捏地)你……不邀请我去你们家楼下转转吗?

老袁  啥?还转转,你听……(掏出包里的喇叭)[冠状病毒不可怕,就怕人们不听话,不走亲不访友,不在外面到处走,少聚一顿饭,亲情不会断。老袁我这是发挥余热,给咱社区汇报过了,利用出行的时间,义务宣传宣传,毕竟咱也是社区的热心民众,发扬雷锋精神!(做必胜姿势)

老张  咱哥俩还真是理想一致,你看看我这装备:扫帚、抹布、消毒水!

老袁  你想进俺小区消毒?你在哪消毒不是消?你去你们家一样干。

老张  小区有专业喷洒消毒的,连电梯都放了纸巾,不缺我这一份。

老袁  那你整的那么专业……哦,我知道了,你个贪心的老张!

老张  你又知道了!

老袁  哼哼,你是不是听说今天电视台义务宣传车开到咱小区了,顺便人家还来做采访?

老张  电视台宣传车?就是街上放的那个宣传语?

老袁  你就别装了,你说你,都那么大了功利心怎么还那么重,咱没评上志愿者也可以做做力所能及的小事,但是关键得奉献精神第一位,别净想出名博出位,面子工程不是味。

老张  我还真就不是那个意思。

老袁  那你又是包袱口袋的,这里面装的啥。

老张  这是我从俺毛孩子的口粮里省出来的。你懂啥,还我这就拿扫帚打你这个造谣起哄的。

小羽  哎哎哎,袁大爷、张大爷,怎么还拉上了,虽然距离产生美,但也不安全,咱赶紧你朝东,他朝西,各回各家,有事视频通话!

老袁  小羽,你是咱社区的网格员,你来评评理,这个老张  (耳语)变质了!

老张  嗨,明人不说暗话,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你有啥话大声点说!

老袁  报告!这个老张想入侵我方内部,目的不明,不过十有八九是来看宣传车的。

小羽  张大爷,我知道你文采好,正巧你前两天在咱社区群里为大家创作的防疫小妙招的顺口溜朗朗上口,电视台宣传口的同志已经采纳了,稍作修改您的大作也能通过广播,走出咱社区,惠及千家万户,这我得给您点个赞!

老张  是的吗?太好了,要不是我这腿脚不好,我非得当上志愿者!

小羽  张大爷,袁大爷,您俩一个背孤寡老人伤了腰,一个为社区义务出黑板报踩空崴了脚,就好好歇着,这抗疫情大家人人参加,我们年轻人现在能顶上!

老袁  唉!我们这是不争气啊,也就想发挥点余热,还敬给社区添麻烦!

老张  小羽啊,不瞒你说,我这还真就想进这小区帮人一把,没想到大门封了,侧门也都挡了,只留了这个门严把死守,不得不说你们做的太到位了,我要给你们的辛苦点个赞。

小羽  您过奖了,这都是应该的,咱这有政府安排的帐篷口罩,工作人员、党员、志愿者大家24小时轮班在,就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您这拿着这么多工具进小区干啥?

老袁  闲的呗!

老张  说来话长,我……我也是个小主。

老袁  小主?小主吉祥?还是小猪佩奇?

老张  一群之主,简称群主。

老袁  嗨。

老张  这不是现在好多道路管制了吗,很多外地的人员回家过年就自行在家隔离了,不能按原定计划回来,他们的小宝贝们有的还在家,大家为了方便联系就建立了交流群,互帮互助。现下群里有个人正巧就在你们小区,毛孩可能都断粮三四天了,他就委托我去看看,我……

小羽  什么?还有人留守?我们社区?还好几天没吃饭?

老袁  你早说么,走走走我也帮你一起去。

小羽  您别着急,我们挨家挨户普查没有上报这个情况啊,您说哪一户,我这就喊着医护人员一起过去,可不能耽误了。

老袁   对对对,这大人怎么把小孩丢家里了,早说放俺们家一样啊,这事闹得,抓紧走,时间就是生命!

老张  走走走,不对,什么小孩,是宝贝儿!

小羽  宝贝儿、小孩不一样吗,您就别咬文嚼字啦,抓紧走啊。

老袁  来不及啦!

老张  不不不,你们别拉我跑了,哎呦!(老张摔)[口袋里滚出来沐浴用品、罐头、猫粮。

[小羽去扶老张,老袁捡东西。

老袁  老张,你还怪周到,还想着给小孩洗澡,澡盆、沐浴、罐头、猫粮?

小羽  家里还有宠物?

老张  对啊,就是家里只剩宝贝儿才让人担心啊!

小羽  原来您说的宝贝儿、毛孩子——是猫咪?

老张 (唱)我们一起学猫叫,

老袁 (唱)一起喵喵喵喵喵……

小羽  宠物是咱的家人,说的没错,这些天,大家都忙着普查统计上报,却忽略了这些不会说话的小精灵。

老张  他主人说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你们这些工作人员加班加点已经很辛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们了。

老袁  可以麻烦我!报告组织,请把这个任务交给我!

小羽  张大爷,这件事您放心,我们不仅把这家宝贝的事情处理好,我们立刻通过平台发布通知,有需求的人员我们都会去帮助的!

老张   感谢你们啊!这网格员就像纽带把我们社区方方面面都联系上了!

老袁  办事我们再也不用跑断腿,只要动动嘴,你们真是一群好孩子!

电视台 来,看这里,现在咱简短的做个采访。大爷你们对咱们社区的防疫措施有什么意见吗?

老袁  挨家挨户上门统计,还帮助困难群众买菜送药,那可是真办事!

老张  四处巡查,认真消杀,严格登记,有需求立刻办,那可是办实事!

电视台  那您二位的名字?

张袁  (齐声)我是张磊,我是袁峰,我们是大爷组合叫——雷锋!

3.jpg

作者:刘澍

艺术学硕士,徐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三级编剧。


创作背景:冠状病毒疫情来袭,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共克时艰,努力打赢防控疫情阻击战。作为文艺工作者,我们努力用文艺作品记录下这一特殊时期的每个感人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