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微”语(八): 在渊在天玉龙佩

时间:2020-08-05 00:38       来源: 未知

在 渊 在 天 玉 龙 佩


随着汉代墓葬的不断发掘,越来越多的精美玉龙佩得以重现并吸引着人们的目光。龙作为五瑞兽之首,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图腾,早已与中国的历史文化融为一体。不论是红山文化被誉为“中华第一龙”的C型玉龙还是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出土的汉代文化的标志S型玉龙,都代表着中华儿女的精神寄托。

玉龙,作为中国传统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历经沧桑变化,王朝更替,却一直为不同地区、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人们所共同接受,连绵不断,推陈出新,高潮迭起,显示了其独特的魅力与旺盛的生命力。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代表了华夏儿女的民族精神,无论是作为帝王的尊严,或是百姓生活的装饰,龙的形象都是极为重要的图案。对每一个炎黄子孙来说,龙的形象是一种内涵丰富的文化符号、一种血肉相联的情感。崇龙文化在我国源远流长,新石器时代就已出现龙的形象,查海龙形堆塑距今已有八千年,红山文化的龙形玉佩距今也有五千多年,殷墟甲骨文出现结构完备的“龙”字,迄今亦有三千多年。玉与龙的巧妙结合,充分体现了古代先人的精神追求与文化传承。

玉龙最早出现于新石器时代的红山文化,龙体呈“C”型,通体圆雕,造型简洁。稍后的良渚文化中也有圆雕玉龙。春秋晚期,玉组佩饰中出现了不少单体玉龙饰,多饰虺龙纹、卷云纹等。大部分玉龙身体正中部有钻孔,佩戴时可以保持龙体平衡。玉龙以平直体为多,造型简洁,略显呆滞。晚期玉龙身体多弓形,又称“S”型玉龙,造型较以前生动。以春秋末年山西太原晋国赵卿墓为代表,该墓出土了16件“S”型玉龙,龙体遍饰卷云纹,卷尾,有的做回首状,与战国早期玉龙风格非常接近。战国时期玉器造型生动,变化多样,雕刻细致,纹饰风格上承春秋,下启西汉,兼具传统与创新。尤其是玉龙的制作,得到高度发展,造型变化多端,有平直形式、回转形式、“S”形式、多变式、龙凤共身共体式等,素有“玉龙百态”的美誉。战国早期玉龙纹饰多为云谷相杂纹,中期逐渐演变为谷纹等单一而具有规律性的纹饰。到了汉代,玉龙的形象逐渐脱离战国玉龙的多曲折造型,采用阴线雕刻、透雕、浮雕和圆雕相结合的“凹弧面多视点”的技法,使玉龙在平面中显现出较强的立体感。这一时期的玉龙风格着重于龙的力量、气势的表现,与西汉中期以后突出表现龙的温顺、静谧的艺术风格迥异。

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玉龙造型多种多样,大体可分单体玉龙和复合式玉龙两类。单体玉龙依据体形不同,又可分为横式和竖式龙两种。横式龙身呈多曲状,有的龙首回顾,龙尾内卷;有的龙头朝上,龙尾分叉作凤尾形。龙身中部有穿孔,佩戴时作横置状。竖式玉龙的龙身弯曲呈“S”形,龙尾内卷,有尖尾与方尾之分,龙首有一穿系小孔,配挂时作竖立状。复合式玉龙又分为平面与立体龙两种。平面龙为透雕而成,主要纹样为蟠曲对称的双龙,龙身连成一体,全器略作半圆形。立体龙则比较少见。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这批玉龙,反映楚国当时雄厚的国力和发达的手工业,不仅造型和纹饰均极其工整和精致,达到视觉艺术的最佳境界,而且还代表西汉早期玉龙的风格和工艺水平。

1.png

S形龙玉佩

西汉

高17.1厘米

宽10.8厘米

厚0.6厘米

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


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S”型玉龙,质地为新疆和田白玉,莹润透明有玻璃光泽,由于埋藏了两千多年局部带沁斑,造型为单体龙,身体呈“S”型卷曲,流畅而浑厚;张口露齿,爪利足健,既有强劲的气势,又有灵活飘逸的灵性,圜睁的双目,飘动的须,高翘的角,弯曲的身姿,卷曲的龙尾,寓静于动,栩栩如生。这件玉龙继承了战国玉龙的雕刻风格,采用阴线刻、浮雕、局部透雕等手法,把龙潜深缘蛰伏待时的意蕴刻画得淋漓尽致。龙眼下方有一小孔,佩戴时呈竖立状。现因其简洁大气的造型,故作为徐州博物馆的标志。

2.png

S形龙玉佩

西汉

高17.5厘米

宽10.2厘米

厚0.6厘米

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


狮子山楚王墓还出土一件双龙玉佩,玉料为和田青玉,略呈横长方形,一侧龙角有沁斑。玉佩上部两侧为两条相背的虬龙,龙首向外而后昂,龙身蟠曲,张翼舞爪,龙尾内卷,二龙的龙身后部相连,并形成一个“T”形孔,可以穿系,构思巧妙。连体双龙通体透雕,二龙的造型及正、背面纹饰完全相同。龙身周边有廓,龙身仅局部有阴线纹,整体造型庄重大方。这件双龙玉佩雕琢工艺精湛,晶莹剔透,有玻璃般光泽,是不可多得的玉雕艺术中的上乘之作。

3.png

双龙玉佩

西汉

长20.5厘米,高6.6厘米,厚0.55厘米

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


中国在世界上被称做“东方巨龙”,中国人骄傲的称自己为“龙的传人”,龙早已不是神话中的神兽,而是中华民族的化身,他充分体现了华夏儿女的民族自豪感,被具体化的玉龙则代表着一种精神信仰,它始终与中华民族的发展共存,是中国历史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