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微”语(七): 金缕玉衣如鳞施

时间:2020-08-10 00:37       来源: 未知

     提起玉衣,很多人并不陌生,不就是用金丝银线连缀成百上千块玉片吗?这话儿确实不错。不过,进一步说到玉衣的渊源及古人赋予玉衣的神奇功能则鲜为人知了。

1.jpg

金缕玉衣

西汉,长176厘米,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


     其实,时间向前推48年,即使历史学家也不知玉衣为何物,因为汉代典籍中,只出现“玉匣”、“玉柙”一词,玉衣则名不见经传。直到1968年河北满城汉墓发现“金缕玉衣”,人们才知道玉匣就是玉衣,用金、银、铜、丝等不同材料编缀而成,且材料不同表示着死者身份高低不等。皇帝死后用金缕玉衣;诸侯王、列侯、始封贵人、公主使用银缕玉衣;大贵人、长公主使用铜缕玉衣。一般贵族或大臣须由皇帝特赐方可使用金缕。目前,我国发现的玉衣达33件以上,仅徐州地区就出土8件,最为著名是狮子山楚王陵出土的金缕玉衣,长176厘米,用玉4248片,金丝1576克连缀而成,这是我国出土年代最早,玉片数量最多、玉质最好、制作工艺最精美的玉衣,多次出国展览,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奇特而昂贵的玉衣引起社会各界极大兴趣,人们不禁要问,汉人为什么用玉衣作为敛葬衣服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从人们对玉的认识说起,在古人心目中,玉乃山川之精英,自然界万物的精灵,具有非同寻常的灵性,帝王用之可以通天意,古人对玉产生近乎迷信的崇拜,玉在古人生活中占据极其重要位置,再经过统治阶级系统化和理性化的过滤,玉便神话般地被赋予一系列奇异的功能。据说古人入葬时,经常用水银或朱砂侵泡尸体,发现水银遇玉即凝固,所以古人以为用玉包身,塞堵九窍,就可以达到防止水银进入身体,从而保持尸体常鲜不朽。而且古人还认为“玉能寒尸”,《抱朴子》上说:“金玉在九窍,则死人为之不朽。”而《太平御览》则煞有其事列出活生生的例子:“吴景帝时,戍将于江陵掘冢……棺中有人,鬓毛斑白鲜明,面体如生人。棺中有云母,厚尺许,白玉璧三十双以籍身,兵人举出死人以倚冢壁,一玉长一尺,形似冬瓜,从死人怀中来,坠地。”这对幻想长生而不死的古人来讲,诱惑实在太大了。

2.png

银缕玉衣

西汉,长181厘米,徐州火山刘和墓出土


     其次,在儒家学说指导下,以玉敛葬成为一种身份和等级的象征,玉器成为统治阶级广泛而普遍的需求。在需求的推动下 ,汉代玉器制造工艺和加工规模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使得制造玉衣在技术上成为可能,为此两汉以来,大量玉衣伴随着墓主人美好愿望进入墓室。

     我国用玉衣敛葬制度虽始于西汉时期,但起源则追朔到更为遥远的古代。在邳州大墩子遗址中,就出现把石环放在眼眶用作眼罩的做法,逮至西周,出现用玉片在面部显示出眼、鼻、嘴、耳等形象的习俗,后来又在这类玉片上用织物连接,即所谓的缀玉面罩、缀玉衣服。汉代扩大到人身体的各个部位,玉衣演化成为王公贵族的敛服。东汉以降,玉衣葬制臻于完善,等级森严,不能僭越。如果越级使用或不该用而偷用,则属僭越,将受到严厉处罚。《后汉书·朱穆传》即讲过这样一件事:宦官赵忠的父亲死后,归葬玉安平,“偕为璵璠,玉匣偶人”,被刺史朱穆发现,朱即按照法律,开墓揭棺,暴尸于众,并进而籍没其家属。如此严刑酷律维护下,玉衣葬制进入严格规范的轨道,成为统治阶级上层特有的敛服。

3.jpg

铜缕玉衣

东汉,徐州拉犁山汉墓出土


     为使其尸体不朽,汉代的皇室贵族不仅用昂贵的玉衣作敛服,且使用九窍器塞其九窍,可谓费尽心机,结果却适得其反。由于金缕玉衣价格昂贵,往往招来许多盗墓贼,以致“汉氏诸陵无不盗掘,乃至烧取玉匣金缕,骸骨并尽。”鉴于此,魏文帝曹丕下令禁止使用玉衣为丧葬工具。从此以后,贯穿两汉的玉衣敛葬制度,到三国时期渐次销声匿迹了。

     其实,即使那些盗墓贼没有光临,当考古工作者打开那神秘的洞室时,祈求“金身不败”的墓主人早已化作一捧黄土,唯剩下一具精美绝伦的玉衣,仿佛在向人们讲述一个千百年来的破灭神话,“玉能寒尸”仅仅成为古人一厢情愿的妄想。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