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微”语(四) 取光藏烟铜牛灯

时间:2020-08-31 05:14       来源: 未知

汉  风“微”语


取光藏烟铜牛灯

从中国的燧人氏钻木取火,到西方的普罗米修斯盗取天火,对火的崇拜一直贯穿人类文明的历史。火带给人温暖与光明,对火的利用和控制,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灯具的发明,则是古代人民利用火的最佳范例之一,中国最早的灯具出现在战国,虽还未发现带有铭文款识的,但在屈原《楚辞·招魂》中已有“兰膏明烛,华镫错些”的记录,说明当时已出现“镫”这个称谓了。中国古代灯具种类繁多,历史悠久,特别是在两汉时期,各种造型的灯具涌现,造型华丽,设计精巧,堪称古代灯具设计的代表。

1.jpg

“赵姬家”铜行灯

西汉

高9.3厘米

口径10.7厘米

徐州东洞山楚王墓出土


汉代灯具在功能方面最先进的发明创造是釭灯,在世界灯具史上处于领先地位。《释名•释车》:“釭,空也;其中空也。”釭也指中空的管状物,这种中空有导烟管的灯就叫做釭灯,或直接简称曰“釭”,《汉书•外戚传》记赵飞燕成为皇后“居昭阳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髤漆,切皆铜沓黄金涂,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釭。”这里黄金釭,指的就是这种灯。晋夏侯湛《釭灯赋》云:“隐以金翳,疏以华笼。融素膏于回槃,发朱辉于绮窗。”金翳、回盘都是汉代釭灯上的构件,又云:“取光藏烟,致巧金铜。”而藏烟,也正是釭灯的特性。带烟管的灯为汉代新创,烟管有单管和双管两种,其功能是将没完全燃烧的油烟和灰烬导入贮水的灯体内部,从而保持室内的清洁,另外还能加强空气对流,使燃烧充分,增大光亮。釭灯的出现是汉朝灯具发展进步的显著表现。

2.jpg

云纹铜牛灯  

东汉

徐州睢宁刘楼汉墓出土


徐州1975年刘楼东汉墓出土的铜牛灯就是釭灯中的代表作,其造型为一头傲首站立的青牛,浑圆结实,俯首翘尾,神态憨厚,牛身实为灯座,牛背上背着一只圆筒形带把的灯罩,灯罩上有蝙蝠展翅状顶盖。蝙蝠是一种吉祥物,因蝠与福同音,将蝙蝠展翅寓意“进福”,希望幸福能像蝙蝠那样从天而降。灯罩可自由转动,能调节灯光照射方向和防御来风。更为精妙的是,它还暗藏一个防治污染的巧妙“机关”——铜牛灯的两角做成圆筒形的烟道与顶盖相连,当灯盘中的油脂点燃时,热空气上升带动烟尘可以从顶盖进入烟道,又从牛角做成的烟道进入空心的牛腹中,牛腹注水,靠水过滤烟尘以保持室内清洁,减轻室内空气污染,堪称2000年前的环保灯,匠心独运,令人叹服。人类最早的环保意识,居然就这样举重若轻地体现在了小小的灯具身上,要知道在西方,直到15世纪,意大利科学家达芬奇才发明铁皮导烟灯罩,比汉代整整晚1500年。灯座、灯罩以及烟管均可以自由拆解,便于清洗烟垢,整件铜灯不超过30厘米,高度也合乎当时需求,两汉时期保留着席地而坐的习俗,所谓坐,实如今天的跪,由于体位下降,家具甚至屋内陈设都较为低矮,这样座灯放置在灯案上,灯光从灯罩一侧照出,与人坐下时眼睛的视线基本适宜,满足局部照明的需要,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除徐州这件铜牛灯以外,湖南长沙桂花园出土的西汉刺庙牛灯和扬州邗江甘泉2号东汉墓出土的错银铜牛灯也有异曲同工之处,虽然题材一样,但是各具地方特色,湖南的牛灯灯体造型安详浑厚,扬州牛灯应为水牛形象,而徐州这件牛灯为当地黄牛形象,古拙凝重。汉代人取牛的形象铸灯,则体现出牛和农业民族之间的密切关系,作为汉代釭灯的典型代表,都体现古人杰出的创造力和超前的环保意识,堪称世界灯具史上一支奇葩!


不过中国釭灯发明虽早,但以后并没有普遍流行,探其原因,恐怕还是光照角度的局限,加上工艺繁复,制造成本又大大超过其他灯具,尤其受到瓷灯的影响,甚至几近于没落。纵观浩瀚灯海历史,从粗糙的石灯开始,历经青铜灯和陶瓷灯到现代电灯,灯具的历史变迁,打上深刻的时代烙印,书写着人类前进的文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