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韵千年文脉 赓续运河风华 邳州市持续推进大

时间:2020-09-05 07:14       来源: 未知

1.jpg

  邳州泥塑作品。

2.jpg

  港口。

3.jpg

  大运河上的彩虹桥。

4.jpg

  老城区鸟瞰。

5.jpg

  舞狮表演。

6.jpg

  运河船娘。

7.jpg

  非遗项目跑竹马。

8.jpg


  ◎文/徐报融媒记者 张瑾 图/徐报融媒记者 孙井贤

  大运河水,延绵流淌,千年不息。2017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了“保护大运河是运河沿线所有地区的共同责任”的重要指示。

  纵贯我国东部的京杭大运河是中国古代人工开凿的南北水上交通大动脉。作为江苏“北大门”,徐州是与大运河结缘最早的城市之一。京杭大运河邳州段全长56.1公里,自古为南北航运黄金水道、苏北鲁南水陆枢纽,千百年来,在邳州积淀了丰厚的人文底蕴。

  3月7日,邳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曹智专题调研京杭大运河文化带邳州段建设推进情况,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认真落实中央和省、市决策部署,围绕航运灌溉排涝大走廊、绿色生态涵养大长廊、文化旅游景观大画廊的功能定位和目标要求,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邳州大运河文化资源,高质量推进大运河文化带邳州段建设。

  彩虹飞渡,绾系大运河文脉

  3月9日,春雨沥沥。沿霍连高速东行,驶过运河上的彩虹桥,徐报融媒大运河探访报道组在京杭运河邳州段环境综合整治指挥部内的码头登艇北行。船尾激扬的浪花将平静的河面划出巨大的弧线,前方一群鹭鸟飞翔在水面,装点着两岸嫩绿的柳条、远处深青的拖船。

  大运河邳州段属于中运河水系,北起山东台儿庄、南入宿迁,途经邳州城区和9个镇,沿途与陶沟河、西泇河、不牢河、分洪道、城河、官湖河、六保河、房亭河等贯通。

  傍河而居的邳州人视运河为母亲河,老百姓约定俗成地用“运河”命名他们的生活:邳州市政府驻地叫运河镇,当地的最高学府叫运河高等师范学校,重点中学叫运河中学,还有老徐州人离不开的大运河肥皂,邳州人爱喝的运河香醇。

  “长城是凝固的历史,运河是流动的文化。”邳州市大运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大运河文化研究》主编杨光正说:“大运河邳州段沿岸古迹众多,其中有距今6000多年前的大墩子遗址、新石器时期的刘林遗址、春秋时期的梁王城遗址3个国家级文保单位。邳州人民创造了大量的曲艺、舞蹈、文学、民间艺术,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邳州运河文化。”

  成立于2012年的邳州市大运河文化研究会是江苏省第一家研究大运河文化的县级民间社团组织,研究会会长、凤凰集团邳州新华书店总经理刘付凡主持打造的“大运河主题书店”被评为全国“最美新华书店”。研究会编撰的《运河老渡口》即将出版,目前正在组织编写“大运河乡土教材”,通过乡风民情,讲好运河故事。

  今年1月16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邳州跑竹马的记录片《停不下的脚步》在邳州开机。邳州跑竹马始于清代嘉庆元年,以滩上乡最为出名。76岁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屈绍金说:“邳州跑竹马体现了运河文化孕育下的滩上乡昔日的繁华,百姓衣食丰足,生活安逸,才有时间和精力变着法子玩。”

  同行的摄影记者是邳州宿羊山人,80后的他回忆儿时的光景充满了欢乐:放学后与小伙伴到河畔放羊、河里戏水、下网捉虾,当然,干农活也是不遗余力,从记事起,他就到河对岸的田里帮着大人捆稻、背草,再排队坐渡船回家。

  当下科技发达、交通便利,昔日全家老少两天干的农活,现在用收割机半小时就可以完成。在现代化进程中消失的苦差,还有拉船的纤夫。纤夫流传下来的运河船工号子已被列入徐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粗犷豪放、雄浑激昂的号子,记载着劳动人民的坚韧不拔,也记载着这方水土的砥砺奋进。

  ■通达四方 激扬古航道活力■

  我国地势西高东低,形成了多条东西走向的自然河流。春秋时期,人们开挖了多段南北走向的运河,京杭大运河即肇始于公元前五世纪的春秋末期,后经隋代和元代两次大规模开凿,形成北起北京、南到杭州的南北黄金水道。

  在邳州,有运东、运西、运南、运北的方位之称,南北向的大运河为何还有南岸、北岸之别?原来,邳州境内有纵、横两条大运河,一条是从邳州西至邳州市区的大运河不牢河段,一条是从台儿庄至骆马湖方向的大运河中运河段。

  航船曾经是邳州人重要的出行工具,大运河轮船的汽笛声在寂静的黑夜传得很远,深沉地召唤着旅人启程。通达四方的水道,给邳州带来财富和机遇、见识和眼界,也带来舌尖上的温情、故乡的眷恋。

  武汉作者张悦在“运河文化带 美文新邳州”征文中回忆,40多年前,她的母亲每天赶早班车到食品铺拿货,再步行到运河码头卖,无论生意如何好,母亲都会特意留块糕点,与下船的各地旅客交换宁波的元宵、上海的五香蚕豆、绍兴的年糕,给孩子当点心,“母亲的胸怀,如梦中的邳州大运河一样辽阔宽广”。

  随着公路、铁路的发展,慢节奏的水上客运已没有优势,然而成本低廉的水上货运依然兴旺。现在的邳州港已是京杭运河沿线上的大型现代化煤炭港口,苏北铁路、公路、水路连接华东地区的物流中心。这里承担着北煤南运的重要任务,经由港口中转的煤炭,通过大运河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苏南、上海、浙江。

  邳州境内两条干线航道为66.5公里,拥有以邳州港为龙头的内河港口群,包含索家港、东方港、沂州港等29个大小港口,年设计吞吐量3500万吨。水运繁忙时,一列列拖船在碧水中缓慢而骄傲地前行,远远近近,水天相连,引得无数摄影家在此采风拍照。

  行驶在大运河航道,两侧时有一座座耸立的塔座,塔顶间隙有序地闪着红、绿、白光。船员介绍,这是保障航船安全行驶的航标灯,为维护它们正常运行,航道站的工作人员为每座航标建立了台账,时时监控。

  “大运河是邳州境内重要的行洪河道,沿河土地深得排涝灌溉之利,有力促进了农业的发展;大运河历来为沟通南北的黄金水道,极大促进了沿途各地的物资流通和商贸兴隆;大运河文化源远流长,对沿河人民的生产生活和思想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乘上游艇,荡舟运河,在这条流动的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廊道上,可以充分感受它古老的气息和两岸的风土人情。”邳州作家张林薇以深情的笔致赞美家乡的大运河。

  ■优化环境 打造高颜值生态■

  “抗日战争胜利的第二年,我小学毕业,由于家乡附近没有中学,只好就近到徐州去考学校。当母亲送我抵达运河渡口时举目一望……岸上的杨柳被砍伐净尽,河堤被挖得千疮百孔,像老太太的牙床残缺不全。”

  这是邳州籍作家、《人民文学》杂志原主编程树榛《母亲河的记忆》中的描述。半个多世纪后,当他再次回到故乡,眼前是一座喧腾的现代化都市,“展示给远方归来游子的是一个繁花似锦、欣欣向荣的城市。”

  曾经,随着运河沿线城市化和农村城镇化的快速发展,违章建设、乱砍乱伐、违标排放等行为时有发生。由于骆马湖盛产黄沙,运河沿岸逐渐成了黄沙交易的集散地,既影响行船交通安全,又污染水源和周边环境。

  京杭运河邳州段是国家南水北调工程重要节点和“江淮生态大走廊”重要节段,也是邳州市城区重要饮用水源,被邳州市划为生态红线重点保护区域。为还母亲河干净岸滩,邳州市持续开展了以京杭运河为主干线的水域生态环境大治理,对存在问题分门别类,逐一制订整改方案。

  徐州市邳州生态环境局党组成员刘传松介绍,2017年以来,邳州先后开展了张楼饮用水源地达标建设、绿盾行动、港口专项整治、违规别墅排查等工作,以“生态空间”支撑“发展空间”、优化“生活空间”,有效保障京杭运河生态安全。2019年,邳州市水环境质量徐州第一,张楼水质自动监测站被评为徐州唯一“全国最美水站”。

  为抓好运河文化的挖掘和传承、运河生态的保护和修复,邳州市水务局于2010年完成南水北调东线徐州市截污导流工程,2018年启动实施邳州市大运河水环境综合整治项目,项目包含硬化堤顶道路及上堤马道、减少堤防水土流失及方便当地村民出行、清除堤防两侧垃圾、种植草皮及银杏树等,美化环境,提高沿线人民的生活质量。

  “下一步,水务局还将以‘一站一景’为节点,打造大运河现代水利景观带,按照‘既实用又厚重’的原则,对邳州大运河沿线26座泵站实施景点化改造,将水利文化与休闲文化完美结合,逐步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生态运河新风貌。”邳州市水务局副局长曹祥东接受采访时说。

  2019年11月5日,徐州日报《多彩枫情大运河》的摄影报道向读者展示了邳州大运河文化带的建设成果:位于邳州市运河街道的红枫公园丛林尽染,如诗如画,该公园占地10078亩,以种植彩色树种作为产业发展的主攻方向,拥有美国红枫、蓝杉等特色彩叶树种40余万株,成为游人观光的网红打卡地。

  ■惠福民生 做强水文化品牌■

  大运河邳州段支流众多,涉及住建、交通、水务、环保等多个管理部门。邳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韩召军介绍,为强化组织引领,汇聚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邳州合力,邳州市于2018年成立了以市委主要领导为组长、25个镇(区、街道)及市直各相关单位主要负责人为成员的邳州市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领导小组,组建京杭运河邳州段环境综合整治办公室,科学布局,精准施策。

  为加强规划引领,正在编制的《邳州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19-2035)》将大运河在内的城市风貌特色研究作为重要篇章之一,根据国家《大运河文化公园建设规划》要求,梳理邳州运河特色要素,在规划上引导特色空间向运河布局,打造一条融合远古与未来、体现邳州特点的世界级文化遗产集中展示带。

  建设特色农产品片区,着力打造“一棵树的风景”“一朵花的美丽”“一头蒜的保健”等特色农业。港上、邹庄等镇在稀疏银杏林推广银杏—中药材、银杏食用菌等立体种植1.1万亩,八路、邢楼、戴庄等镇新增花卉种苗组培、高档智能温室5万平方米。

  建设沿河临港产业园,完成投资1亿元建设邳州港新港,重塑大运河“黄金水道”优势,打造港口物流园区,发展港口物流,为全市电子新材料、环保化工、高端机械装备制造等产业发展提供便捷的水运服务。

  发展沿岸休闲文化产业,对运河滩面整体清理,统一规划,全线栽植干鲜果树,建设停车场、休闲小品、亲水平台、观光步道,打造“一泓清水,十里桃花”运河风情小镇;对沿岸土山关帝庙进行改造提升,整治疏通古圩河,打造关公文化小镇;在大运河畔利用低效的运河滩面地探索荷藕栽植和立体养殖,科学引种薰衣草300亩,打造荷花观光园和薰衣草生态示范园。

  保护大运河水生态,发展大运河旅游业,既缓解了运河开发与遗产保护之间的矛盾,又绘就出一幅水环境治理与生态富民的共赢画卷。记者在采访和日常所遇中感受到,“百里水杉画卷、千年艾山佛光、万顷银杏林海”的邳州生态旅游品牌已为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邳州市文旅局副局长程万里说,本着保护、传承、利用的原则,邳州市文旅局深入挖掘大运河文化带邳州段的丰富内涵,加快推动从“地理空间”向“文化空间”的提升转变,着力打造更多体现文化内涵、人文精神的特色旅游精品,推动“文化 ”“旅游 ”与其他相关产业多方位深度融合,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协同并进,彰显大运河文化带邳州段的生态之美、人文之美、发展之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