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杏花似梦程!赏美景、品诗词、做香囊……

时间:2020-09-06 05:25       来源: 未知

“云龙湖东岸的杏花即将盛开,”他指与我说。我望着青枝上星星点点的白色粉色的花儿,喃喃道“有好多已经开了。”“我说的是全部盛放”他认真的补充道。

1.gif

是呀,要不了两三天,这云龙湖东岸的一路杏花就要盛放了。这好像是一件非常值得期待的事,一场隆重的春天的仪式。

2.jpg

云龙湖东岸种着各种草木,这时候红梅白梅像是半旧的冰丝绸,还在半开半落着。迎春花已经看得多了,入目也不觉得新鲜了。一树一树的玉兰花点缀湖东路,每看到一树洁白,总令我惊叹,痴痴地看着那一树冰雪般的花瓣,总有种一片冰心在玉壶之感,久久感动莫名。

3.jpg

而接着玉兰的开放,就是满山坡满路的杏花了。玉兰、梅花在这条路上是点缀,而杏花便是这里的主人了。等着吧,杏花盛开时,便如入云霞之中,远望如烟如云,近看则满枝玲珑香雪,倚醉烟罗。

4.jpg

早晨从湖东路经过时,杏花有的还是满树骨朵,零星的绽开几朵。也有好几树已经都开了,从车窗里望出去,但见花枝婆娑,参差相映,有种错落天然之美。晚上下班再经过的时候,只一天的光景,杏花已经连成片的开放了。远远望去,便觉如云烟一般,想来,海上仙岛上就是这般光景吧。眼看得游客也多起来了。我们的车子行在两边的花海里,车速比较慢,我的目光便可贪恋着这一树一树的如珊瑚枝般的玲珑花朵。

5.jpg

我对这里的杏花是别有情愫的,这里山坡上的杏花至少生长了几十年,因为我记得小时候跟着小友一起来摘过杏子吃。还记得我们几个在杏林里晃荡,还记得有一道长长的墙,不很高,我们翻过去,到底有没有吃到杏子,现在反而记不真切了。只感觉得那满山的青青郁郁与久远记忆的神秘。如今这一路半坡的杏树,开过花后,也是会挂满青青的杏子的。现在反而很少人去摘了吃。不知这每年的杏子最后都到哪里去了。

6.jpg

从苏轼的诗里看来,这里的杏花应该是宋代就有了。北宋神宗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四月二十一日,至今926年前,刚逾不惑之年的苏轼奉命从密州调来徐州任知州,北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他的同乡张师厚(四川眉州人)赴北宋京城开封进行殿试.这是皇帝主持的最高一级考试,及第后直接授官,也叫庭试。宋代为广泛吸收人才,允许地方官及大臣举荐,时人以取得知名人士推举为荣。所以张师厚特来徐州.拜谒苏东坡以求其举荐后赴京殿试。张辞行时,苏东坡在云龙山放鹤亭为他饯行,并赋诗以壮行。

7.jpg

诗题曰:《送蜀人张师厚赴殿试二首》。其一:忘归不觉鬓毛斑,好事乡人尚往还。断岭不遮西望眼,送君直过楚王山。其二:云龙山下试春衣,放鹤亭前送落晖,一色杏花三十里,新郎君去马如飞。

8.jpg

这里的新郎君是指的新进士之意。看到这里,我们是不是悠然思古,我们踏过的是苏轼曾经走过的路呀。他看过的杏花,今天我们依然看着赞叹着。这山依旧青青,这花依旧灿然,而这时间一下就已过了千年。

等到杏花盛放,天气便真的暖和起来了,你才真的身与心都感觉到了春天。为了这盛放在即的杏花,我亦填一首词,写一篇文,缝制几个杏花香囊以致意焉。

9.jpg

▲本文作者关永梅制做的杏花香囊


南乡子•云龙湖东岸一路花开

东岸太娉婷,青影风枝玉碗冰。

迤逦山光烟雨结,层层,

未落红梅隔画屏。

清脆啭春莺,十里杏花似梦程。

恍恍却悲留不住,生生,

应慰伤心几日馨。